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查看:2553 | 回復:9 發帖

成为新造的人

华森•托马斯的讲道

「若有人在基督里,就是新造的人,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」——哥林多后书5:17

 
这一经文包含了宗教的本质和核心。我在此提示两件事。

第一,对一个基督徒的真实定义是,要在基督里。「若有人在基督里。」人或许在教堂里参加聚会,然却不在基督里;使人成为一个真正基督徒的并不是他奉基督的名受洗,而是要在基督里,即借着信心而被嫁接进入到祂里面。如果使一个人成为基督徒的原因是要在基督里的话,那基督徒就不会有多少。许多人虽名义上在基督里,实际却并非如此;他们是借着入教的誓言而在基督里的,而并非与祂有隐秘的联合。难道那些不认识基督的人会在基督里吗?难道逼迫那些在基督里之人的人们会在基督里吗?作为教会圣洁元首的基督,肯定不会承认这样的假信徒。

第二,凡在基督里的,都是新造的人。为了表明这点,我将说明: 首先,何为新造;其次,这创造之工是哪类。

一、何为新造

它是第二次的生( 重生 )(约翰福音3:3)。因此它可被描述为:它是神之灵的超然之工,将心灵更新而转变为神的形象。


1. 新造的有效因是圣灵;没有任何天使或天使长能够产生它。除了神,还有谁能改变人心,将石头变成肉呢?如果新造不是由圣灵引起的,那么人归正的这荣耀就归于他自己了;但神不会将这一荣耀归给他人。使我们的意志转向神的只能是神。


2. 形成新造的器具是神的道,「祂按自己的旨意,用真道生了我们」(雅各书1:18)。神的道是种子,从中会开出新造之人的花朵。


3. 新造由复兴因堕落而失去的神之形象所组成。在新造之人中,神赋予一个新灵魂吗?不: 祂并不赋予人新的官能,而是赋予新的品质。就如同调琵琶的弦一样,弦不是新的,但声调得到了纠正:同样,在新造的人里,灵魂的质料并不是新的,而是被恩典更新了。从前骄傲的心灵现在变得谦卑;从前充满着色欲的双眼现在盈满着泪水。这些是新造所带来变化的几个例子。

TOP

二、新的创造之工是哪类


4. 新造是神的大能之工;我们这样相信,是因为它是一种创造。把基督从坟墓里复活的同一大能大力,又去进行新的创造(以弗所书1:20)。进行新造之工所需的大能要比创造世界的大能还要大。的确,对神而言,万事对祂都一样是可能的;但是,就对我们的理解来说,制作一个新造之人所需的大能要超过创造世界所需的大能。

a. 当神创造世界时,祂不曾遇到反抗;但当神准备制作一个新造之人时,祂遇到了反抗;撒旦反对祂,人败坏的心灵也反对祂。


b. 神造世界不花代价,但制作一个新造之人则要付出代价。 在创造世界时,只需直呼一词;但在制作新造之人时,却要基督付出流血的代价。


c. 神用六日造世界;但祂在我们里面进行的新造要终至我们的一生。新造仅只开始于此,在进入天堂之前,它还不完美,或者说还未被完全涂上其原先的色彩。


5. 新造是白白的恩典之工。在我们里面不存在任何感动神来更新我们的事情;我们天生就充满着污秽和敌意,然而如今神塑造了新造的人。瞧哪,爱之旗帜展开了!新造的人会说,「靠着神的恩典,我成为了我。」在创造中,我们可看到神臂膀的大能大力;在新造中,我们可看到神的怜悯之工。使任何心灵分别为圣,并以恩典来膏它,这都完全是神对罪人之爱的行为;祂将一人救拨而脱离天生的状态,而不救拨另一个人,对此,唯一能解释的就是祂白白的恩典,「父啊,是的,因为祢的美意本是如此」(马太福音11:26)。这会增加圣徒在天堂的喜悦,因为白白恩典的好运落在他们而不是别的人身上。


6. 新造是一种十分奇妙的事工。属血气的人是一团泥土和罪,神厌恶他(撒迦利亚书11:8),但在新造的人则是属灵的荣耀,我们所看到的仿佛是一块泥土变为一颗光辉耀眼的钻石,「那从旷野上来,形状如烟柱,以没药和乳香,并商人各样香粉黛的,是谁呢?」(雅歌3:6)那就是来自罪恶之荒地的属血气的人,被圣灵的所有美德香熏。 新造之人必需是荣耀的,因他与神的性情有分(彼得后书1:4)。灵魂以圣洁作装饰,就如同天空有流星为饰一样(以赛亚书57:15)。在道成肉身中,神使自己成了人的样式——在新造中,人被改变而成为神的形象。由于起初的创造,我们是亚当的儿子——借着新的创造,我们得以归属基督。理性使人活出人的生命——新的创造则使人活出神的生命;新造的人胜过理性的本性,等同于天使的性情。听到基督为我们被钉十字架是极好的事,但更为奇妙的是,有基督在我们里面成形。涉及新造的人,我要表明两个立场。第一个立场是: 不是属血气之人里面的能力改变他自己,使自己成为新造的人。就象我们不能使自己成为受造之物那样,照样我们也不能使自己成为新造的人。但如果我们不具能力的话,神为何还命令我们要转变我们自己呢?「你们要……自作一个新心。」(以西结书18:31)

 
(a)我们曾拥有过能力。神曾赐我们一份圣洁,但堕落时,我们将它丢失了。如果一个主人拿钱给他的仆人去为自己办事,但这仆人却将其浪费或贪污掉,难道他的主人不可向他讨要吗?我们虽然失去了顺从的能力,但神并没有失去祂命令的权利。

(b)神乐意赐给那些寻求祂恩典之人恩典。祂愿意伸出祂乐于助人的手。由于祂的吩咐,「你们要……自作一个新心」(以西结书18:31),就有了一个应许,「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」(以西结书36:26)。

 
第二个立场是:当神转变一个罪人时,祂不仅只作道德上的劝说,因为罪人的归正是一种新的创造(以弗所书4:24)。伯拉纠派大谈自由意志;他们说,「人的意志生来就处于沉睡的状态,归正只不过是将一个罪人从沉睡中唤醒过来,这是借着道德上的劝说而得以实现的。」但人天生就死在罪里(以弗所书2:1)。 神所作的不仅只是去唤醒他,而是要赐他生命,这样,他才算是一个新造之人。
 

TOP

运用一: 那非新造之人的光景是恐怖的。

 
这样的人仍然在走亚当的老路,他们继续停留在他们的罪中,并决心这样去行;这些人身处于苦毒之中,是神造物中除魔鬼之外最为悲惨的。他们处在神之利箭飞射所向的位置;他们是神所有诅咒聚集的中心。未曾重生的人就象身背债务害怕遭捕的人一样;他时刻都在害怕被死亡拘捕,成为留居地狱的囚徒。那在监牢里被王所喂养的反叛者,他得以维系生存的原因仅仅只是为了被处死刑,难道他能快乐吗?神将恶人当作囚犯来供养,他们被留下,直到神发怒的日子(彼得后书2:9)。 这对人应该是一种警告,为的是让他们不得安宁,要他们逃离属血气的光景,成为新造的人。
 
运用二:考验;我们是否是新造之人;我们的救恩有赖于此。

7. 我将向你们揭露那虚假的新造之人,或者那看起来是新造之人,然却不属此类的人。 

TOP

a.属血气的诚实、道义上的美德、智慧、公正、慷慨和节制——这些在世人眼中是最为光荣的,但却大不同于新造之人(就象流星大不同于恒星那样)。这种道德的确值得称许,并且多多益善。可是,这种道德只不过是出于人的本性,它不出于恩典。这种道德不出于基督,而不生长在基督之根上的那果实是酸的。这种道德行为是由极度虚荣的脾性所促成的,并非出自对神之荣耀的尊崇。使徒保罗称那不信的地方行政官为不义之人(哥林多前书6:1)。他们在法庭上申张正义时,他们也是不义的;因为没有信心,他们的德行变为罪恶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高举自己,为的是自己的名望和受人称赞。因此,这种道德只不过是属血气的野橄榄枝,它不等于恩典。将水加热到最高的温度,你还是不能将它制成酒,它仍然还是水;同样,把这种道德提到最高贵的程度,它仍然还是属血气的——它只不过是穿上新衣的老亚当而已。我可以向一个讲文明道德的人说,「你还缺少一件」(马可福音10:21)。 这种道德会仇恨敬虔。一个有这种道德的人仇恨圣洁的程度不亚于他恨恶作恶的程度。斯多葛派的人都是道德家,他们对道德有着卓越的见解,然而却是保罗的死敌(使徒行传17:18)。因此这道德是一种冒牌的珠宝。


b.宗教教育不是新造。 教育对耕耘和琢磨人的性情来说,其贡献很大;教育是栽种恩典的葡萄树,是让其借靠攀延的好墙,但它并不是恩典。约阿施王在他叔父耶和耶大活着的时候一直是好的;但在耶和耶大死后,约阿施的所有宗教信仰都埋葬在他叔父的坟墓里了(列王纪下12:2)。难道我们不曾看到,许多在父母宗教教育中成长起来的人曾十分有潜力,然而这些美丽的希望之花被风吹落了,他们后来一直生活在给他们的友人带来耻辱的光景之中。


c.敬虔的外貌不是新造。任何长着美好羽毛的鸟不一定都拥有香甜的肉;所有闪耀着入教誓言金色羽毛的人不一定都是圣徒,「有敬虔的外貌,却背了敬虔的实意」(提摩太后书3:5)。什么 是没有生命的外貌?拘泥形式只是在模仿虔敬;形式主义者可履行宗教所有的外在本分——祷告、禁食、乐施。 无论一个信徒在真诚中所行的本分是什么,一个形式主义者都可同样假冒伪善地行出来。法利赛人是多么 的虔诚啊!亚哈是多么 的谦卑啊!耶户是一个多么 了不起的改革者啊!然而这只不过是一种宗教的形式而已。代达罗斯(译者注: 希腊神话中的建筑师和雕刻家,曾为克里特国王建造迷宫)凭借艺术,制造了一些栩栩如生的塑像,达到了让人们以为它们是活物的程度;形式主义者如此地作假、玩弄信仰,以致于别人认为他们是活着的圣徒,但他们只是宗教骗子而已。


d.单有观点上的改变并不等于新造;人会改正错误而达到正确,然而这却不是新造。这是头脑里的改变,并不是心灵的变化;一个人会持有正统的看法,然而却不去热诚地接受福音;他可能并不是罗马天主教徒,然而却也不是一个真信徒。仅在观点上有改变的人,还不足以成为基督徒,还不算得救。


e.单有突发的激情,或情感上的激烈涌动不是新造。人可能有忧伤的情感;一些人在读到基督受难的史实时会感动得要哭,但这只是一种对悲剧性情景产生怜悯的属血气的脆弱。愿望的情感会被激起,「主啊,常将这粮赐给我们」(约翰福音6:34): 但这些人却卑鄙地弃绝了基督,不再和祂同行(66节)。许多人盼望进天堂,但却不愿为此付出代价。欢喜的情感也会被激起。 在撒种的比喻中,第二种听了道的人被说成是 「欢喜领受」的(马太福音13:20)。 这只不过是在听道中,欢喜情感的涌现!然而,非常清楚的是,这并不等于新造:首先,因为主耶稣说这些听道者没有根;其次,因为他们跌倒了(21节)。希律王的确曾欢喜地听施洗约翰讲道;他受约翰布道的感动很大;那么 不足之处在哪里?为什么希律不是一个新造的人?原因就在于,希律未曾被这位施洗者的讲道所更新;他的情感受到了感动,但他的罪却未除掉。许多人有着心灵的甜美感动,看起来象是受到神之真道的极大震撼,但是他们对罪的眷恋比他们对真道的热爱更为强烈;因此,他们的所有好情感都半途而废,结果等于零。



f.一个人会因罪而哀痛,然而却不是新造之人。当神的审判临到人身上时,人心灵的哀痛会油然而生;一旦这些消除,他们对罪的哀痛便停止了。在炉中融化了的金属,一旦从炉中取出,便恢复其原来的坚硬: 许多人在患病期间看起来就象那融化的金属。他们对罪表现得是多么的哀痛啊!他们捶胸哭泣,认罪痛悔。难道这些人看起来不象新造之人吗?但是,他们一痊愈,就同从前一样败坏。


g.一个人可能会与圣灵有份,但却不是新造的人。使徒想象了一种情形,即一个人可能会与圣灵有分,然而却是跌倒背离的(希伯来书6:4)。 在一个人的身上或许拥有圣灵轻微短暂的工作,但这工作并没有触及根底;圣灵或许使他知罪,但圣灵并没有更新他。他所拥有的光就象一轮冬季的太阳,所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——并不能使他更加圣洁。他有圣灵的感动,但却随从肉体而行。


h.每一次对罪的戒除都不是新造。 首先,这种戒除或许是来自遏制的恩典,而不是更新的恩典: 就如同神阻止拉班伤害雅各那样(创世记31:24)。 主会借着天生良心上的恐怖来约束人犯罪。良心就象那手中拿着出鞘利剑的天使一样,说「不要行这恶」。人也许会因受惊吓而离开罪,但不会在心中与罪一刀两断。

其次,人会在一段时间内戒除罪,随后又回转去犯罪;就象扫罗一时不去追击大卫,随后却又去追捕他。「如今你回转,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;你们却又反悔,亵渎我的名。」(耶利米书34:15,16)

TOP

第三,人会离弃肉体方面的罪,然而却生活在更为属灵的罪恶之中——离弃了醉酒,却活在骄傲里;离弃了不洁,却活在苦毒恶意中。法利赛人自夸不行淫,但他不能说自己不骄傲或迷信;他离弃了肉体方面的罪,却生活在属灵方面的罪恶之中。

TOP

第四,人会部分地离弃罪——戒除一些罪,而不是全部——他们在一个角落里喂养着某罪。希律离弃了许多罪,但却生活在一桩罪恶之中,即乱伦。所有这些都不等于新造。


8. 我将向你陈明,新造之人的实质在于哪些方面。


a. 第一,一般地说,成为新造之人必须要有极大的改变。作为新造之人,他与从前不一样。当妓女莱斯来找她的一个已归信主的老相识,并引诱他犯罪时,他说道,「我已不是同一个人了。」一旦一个人成为了新造之人,他身上就会有一种人人可见的变化;因此这种变化被称为是一种「从黑暗中归向光明」的变化(使徒行传26:18)。

那逼迫基督徒的保罗,归正信主之后,其变化是如此之大,以致所有看到的人都对他惊奇,不敢相信他是同一个人(使徒行传9:21);仿佛是另一个灵魂进住在同一个身体之中。
抹大拉的玛利亚,一个不贞节的罪人,后来救恩在她身上动工,她就变成了一个痛心悔罪的新人!她那诱使人去追求色欲的眼睛被她加以苦修,流出眼泪来洗基督的双脚;她曾引为自豪的头发,以前被用来作她情人们的网罗,现在被她加以苦修,用来擦抹基督的脚。
 
因此,新造之人会发生可见的变化。那些与从前别无二致,同从前一样虚荣和骄傲的人,并不是新造的人,因为新造是一个巨大、可见的变化,「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;但如今你们……已经洗净、成圣……。」(哥林多前书6:11)

但并非每一个变化都显明是新造。首先,存在着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的变化——从一个挥霍者变成一个放高利贷者——从一名土耳其的穆斯林变为一名罗马天主教徒。这就如同一个人治愈了一种病痛,又死于另一种病一样。

 
其次,存在着一种外在的变化,象猪洗澡一样。当亚哈「撕裂衣服,身穿麻布」时(列王纪上21:27),他外面的变化很大,甚至致使神都为之惊叹道:「亚哈在我面前这样自卑,你看见了吗?」然而就所有这点来说,他只不过是一个假冒伪善者而已。
 
那么 ,新造之人必不可少的变化是什么呢?

就是要有内在的改变,一种心灵上的更新。虽然这心不是新创造的,却是新铸就的,「耶路撒冷啊,你当洗去心中的恶」(耶利米书4:14)。亚哈的衣服撕裂了,但撕裂的不是他的心。内心无变化,外在的变化就无益处。由此可见,一般来说,新造之人的诞生必须伴随着他本人的改变。

TOP

b. 第二,更具体地讲

新造之人的变化在于两件事情,这两件事都记载在这节经文里: 「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」

i. 「旧事已过」
 
旧的骄傲,旧的愚昧无知,旧的恶意苦毒;在你建造一个新的房屋之前,要将那旧的拆毁。但是,如果所有旧事必须过去,那似乎就没有任何新造之人。谁能够全然脱离罪的辖制?保罗不是因那取死的身体而难过吗?

我们必须知道,新造之人内里所形成的变化,虽是一种彻底的改变,然而却不是一种完全的改变;还有残余的败坏。就如同存在着恩典之律一样,也同样存在着败坏之律;象酒与水的混合一样,在重生之人里面,存在着肉与灵。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:

如果重生之人内里的罪还没有完全废除,那一个人要在何种程度上脱离旧我,才可算为一个新造之人?必须对残余的败坏有悲痛感,「我真是苦啊!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」(罗马书7:24)保罗未曾为他的患难、受鞭打、船只失事、被人用石头砸而伤心哭泣,但他却为自己的罪而悲叹哀泣。在新造之人内里,每天都必定会为败坏的残留和涌现而悲哀痛苦;神的儿女不会把罪当作金链子来挂戴,而是将它当作一种桎梏。在新造之人的内里,必定有着对旧事的憎恶,就如同一个人会憎恶一件穿在患有黑死病人身上的衣服一样。对罪生气还不够;我们必须恨恶它,「谎话是我所恨恶所憎嫌的」(诗篇119:163)。恨恶是最

大程度的敌视;而且我们不但要为因罪会带来不良后果而去恨恶它,还要因它令人恶心的本性而恨恶它。

在新造之人的内里,对所有旧事物都存在着一种反对;一个基督徒不但控诉罪,而且还与它争战(加拉太书5:17)。

但一个属血气之人不也会反对罪吗?是的;但在他与新造之人对罪的反对之间,存在着巨大的差别。首先,他们二者反对的方式不一样。属血气的人反对罪,只是因为他以它为耻,罪会辱没他的声誉;但新造之人反对罪是因为其污秽骯脏——罪出于行伤害的灵——它象黄金上的锈,或仿佛是对美的玷污。而且,属血气之人并不反对所有的罪。


1. 他不反对内心的罪;他与那些违背他天生良知之光的罪争战, 但并不反对他心灵之罪 (虚荣念头的萌发,激发脾气和性欲的意念,他天性的苦毒和不洁等。)

2. 他不反对那违背福音的罪——骄傲、不信、心灵的刚硬、灵里的荒芜;只要他不遭遇患难,他就不再爱神。

3. 他不反对他内心容易倾向的那些罪,如淫欲或贪婪之类的罪。但新造之人会反对各种罪,「我恨一切的假道」(诗篇119:104)。

其次,在动机方面,属血气之人与新造之人对罪的反对之间也有差别。一个属血气之人反对罪是出于属肉体的动机——不愿受良心的责备和避免下地狱。但新造之人反对罪是出于更为高贵的动机——出于爱神和担心福音受辱。

新造之人一直力图治死残余的败坏,「凡属基督耶稣的人,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,同钉在十字架上了」(加拉太书5:24)。 新造之人被说成是 「向罪……是死的。」(罗马书6:11)他已向罪是死的了,因此他不再眷恋罪,以致罪无法再向他施展其蛊惑,从而罪也失去了支配他的力量。新造之人不断地将罪钉在十字架上,老亚当的肢体每天都有脱落的。虽然罪还未完全死绝,它却是每天都在死。一个蒙受恩典的人从不认为他已彻底地消灭了罪恶;他对付罪就象约押对押沙龙那样,手拿三杆短枪刺透押沙龙的心(撒母耳记下18:14)。 同样,一个基督徒要以信心、祷告和悔改这三杆短枪去刺透罪恶之体;他从不认为这个押沙龙是死透的。

那么努力吧,看看你是否有了新造之人的这个首要迹象,即「旧事已过」。对罪有着悲痛、憎恶、敌对和治死;这就是脱离而废除旧事,为的并非是单纯去遵守律法,而是要做到福音所要求的顺服。

TOP

ii. 都变成新的了

对于新造之人来说,他全面都是新的了;恩典虽然没有完全更新他,但恩典却更新了他的每一部分。灵魂的每个部分生来都被罪玷污了,就象苦艾(一种很苦的植物)的每个部分都是苦的一样;同样,在人重生时,灵魂的每个部分都被恩典充满,所以他被称为「新人」(以弗所书4:24)。不是一只新眼或一新的口舌,而是一个新人——有着新的性情、新的本性趋向和新的目标——「都变成新的了」。

1. 在新造之人的内里,有着新的认识和知性,「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」(以弗所书4:23)。 画家在一幅画中首先画的就是人物的眼睛:当神重新画作我们,使我们成为新造之人时,祂在我们灵魂中首先画作的就是新眼:新造之人蒙光照而看到他前所未见之事。

他对基督的认识与以前不同。一个未曾归正的人,借着普遍的恩典之光,或许会去相信基督是神的儿子;但新造之人对基督拥有新的认识,因此他将基督看作超乎万物之上,也爱新造之人比从前更认识自己。阳光照进屋子,便暴露了它里面一切的灰尘和蜘蛛网;同样,当圣灵之光照进心灵时,便暴露出从前隐藏的败坏;它让人看到自己的邪恶卑贱和微不足道,「我是卑贱的」(约伯记40:4)。恶人被自私弄瞎了,因而羡慕自己。相反,得救的知识使人谦卑:一位殉道者说道,「主啊,祢高在天堂,我却只配落入地狱」。这知识的晨星已照亮在我们的心上吗?

2. 新造之人在他的良知上得到更新。属血气之人的良知或瞎或哑,或雕谢干枯;但新造之人的良知被更新了。让我们来考查一下,良知对罪有何样的反应呢?最小的罪当击打苦待你的良心。大卫因撕裂扫罗的衣襟而受到心灵怎样的重击!好的良知是领路的星、作记录的人员、作决定的法官、作指控或辩护的见证人。如果良知能正确地行使这一切的职能,那它就是一种得到了更新的良知,所呼出的就是和平。

3. 新造之人里面的心志被更新了。属血气之人的心志反对神;当风和潮去向相反时,就会有风暴: 当我们的意愿与神的相逆而驰时, 也是如此。 但当我们的意愿与神的一致时(就象风和潮方向一致),灵魂中就会有一种甜美和平静——圣洁的心志响应神的意愿,就如同声音的回音,「祢说:『你们当寻求我的面。』那时我心向祢说:『耶和华啊!祢的面我正要寻求』」(诗篇27:8)。而且,心志一旦得到更新,它就会使一切情感与它一起归向神。

4. 新造之人有新的言谈举止。恩典改变一个人的行为;他从前的行为高傲,如今却是谦卑;从前他是散漫放荡,现在却是圣洁;他将神的话看为他的准则,将基督的生活视为他的楷模,因为「我们是天上的国民」(腓立比书3:20)。如同一只向东行驶的帆船,遭遇到一股向西吹行的劲风: 同样,一个人从前往地狱奔走,神的灵突然临到他,将他吹往天堂的方向;这使他产生一种新的言谈举止。有一位弟兄说过,「我不愿说或做任何不蒙我主耶稣基督悦纳的话或事。」哪里有心灵上的割礼,哪里就有生活上的慎重;如果我们在自己的身上看到这一切「都变成新的了」,那么 我们就是那新造的人,死后要前往新耶路撒冷。

运用三:告诫
 
要为成为新造之人辛勤努力: 其余的事都不紧要,「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,要紧的就是做新造的人。」(加拉太书6:15)。我们倾向于新事物;我们喜欢新潮款式;那么我们为何不追求新心呢?人心充满了敌对新造之人的偏见。

第一个偏见是: 成为新造的人以后,就必须过严格的宗教生活,要多多祷告和不断的守望等;这一切必会使许多人害怕入教。

任何不劳而获的东西会有价值吗?要寻找一矿脉的银子,或是要求得珍珠,人们不惜付出辛劳和血汗。人不能不劳而获得世界;他们可不劳而得救吗?在宗教里的努力与所获得的回报是不成比例的。流几滴眼泪就可抵得上荣耀的分量吗?战士甘愿与困难抗争,进行血腥的战斗,为的是那光荣的胜利。在为天堂而付出的所有劳作中,存在这益处:如同一个人挖金矿,带走所有的黄金一样。然而,许许多多的人更愿意努力下地狱而不是努力上天堂。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为了攀登荣誉的巅峰是怎样的奋力啊。图丽亚(Tullia)是踏过她父亲的死尸而成为女王的。贪婪之人为了得到世界,是怎样的疲惫、失眠和不得安宁?因此,有的人在侍奉罪的过程中比另外的人在追求圣洁中更愿意努力。人们谈论宗教所要求的努力,但当神的灵进住一个人时,就会使劳苦变为快乐。事奉神是保罗的乐事(罗马书7:22)。智慧之道就是安乐之道(箴言3:17),就如同走在栽种着香料的床铺之间,嗅到的尽是芳香之气一样。

第二个偏见是: 一旦我们离开我们的旧同伴,成为新造之人,我们就将面临许多责备。谁是那对宗教说长道短而自己正是邪恶之人呢?而且,人因我们良善而指责我们难道不是胜过神因我们邪恶而诅咒我们吗!「人若因我辱骂你们……,你们就有福了!」(马太福音5:11)一个圣徒所受的指责就如同一名战士身上的伤痕一样光荣,「你们若为基督的名受辱骂,便是有福的;因为神荣耀的灵常住在你们身上」(彼得前书4:14)。当人损害你的名誉,使其份量轻微时,他们就使你在天上的冠冕加重了。

在回答了这些偏见之后,我现在再来接着阐述这告诫: 最要紧的就是,要为成为新造之人而劳作。

TOP

要努力成为新造之人的理由
 
首先,成为新造之人是真基督教的本质。使人成为基督徒的并不是洗礼,许多人其实只不过是受过洗礼的外邦人(即还不是基督徒)。基督教的基本成分在于新造,「真割礼是心里的」(罗马书2:29)。

 

其次,使我们适合于与神交通的正是新造;在此之前我们是不能与神交通的。鸟若得不到理性,便不能与人沟通,人若不成为新造之人(与神的性情有份),便不能与神交通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与神交通是个奥秘;一切身处于宫廷中的人不一定都能够与国王说话: 一切参与神所要求之本分的人,仿佛已身处天廷,但实际上不一定都能与神相交。只有新造之人才会在蒙恩之道中感受到神同在的喜悦,才能甜蜜地与祂交通,就象孩子与父亲那样。


第三,成为新造之人的必要性。
 
(1)在我们成为新造之人以前,我们在神面前是丑恶可憎的,「我的心厌烦他们」(撒迦利亚书1:8)。罪人在神的眼里还不如蟾蜍;蟾蜍的毒是神植入其内的,但罪人的毒是魔鬼注入的(使徒行传5:3)。 恶人被邪恶支配,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被骄傲控制,另一些人则被恶意苦毒控制—这必定使人在神面前丑恶可憎,因为这样的人被罪和魔鬼所控制。在我们成为新造之人以前,情形都是如此。


 
(2)在我们成为新造之人以前,神不会悦纳我们所尽的本分;它们只不过是些野葡萄而已。
 
(a)因为神并不悦纳任何人,除非在其身上看到祂的形象。新造之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(以弗所书4:24)。有人带着一罐黄金来交给塔马兰 (Tarmalane),他问其上的印是什么,当他看到上面印的是罗马的印章时, 他便回绝了;同样,如果神在人的灵魂上看不到祂自己的印记和形象,祂便会弃绝那最为华丽其实是华而不实的事奉。

(b)不出于新造之人的宗教本分不为神所悦纳,因为它们缺少蒙神悦纳的馨香之气。帐幕所用的圣膏油要由几种香料和配料制成 (出埃及记30:23);如果缺少了这些香料中的任何一种,那所制成的圣膏油就不合神的心意,不蒙祂悦纳。在未曾重生之人所尽的本分里,缺少那最为主要的香料,即信心:「人非有信,就不能得神的喜悦」(希伯来书11:6)。信心仰靠基督,因此是蒙神悦纳的。
 
(3)那些仍然走亚当的老路而不是新造的人,在蒙恩之道上得不着益处。 其实,蒙恩之道不但不使他们受益,反而会使他们招损。如果人吃下去的东西变为毒药,这是多么悲哀啊。所传的道作了那「死的香气」;不是让人得医治,而是叫人刚硬;不仅如此,基督自己还作了「绊脚的石头」(彼得前书2:8)。恶人绊倒在一位救主之上,并从生命树上吸吮着死亡。

(4)不成为新造的人就不能上天堂,「凡不洁净的……总不得进那城」(启示录21:27)。天堂不象那既接纳洁净之物同时也接纳不洁净之物的挪亚方舟。罪人被比作猪(彼得后书2:22),一个如猪般的造物可以踩踏在天堂那黄金铺设的道路上行走吗?青蛙进入法老的宫殿,但天堂却不款待这种害虫。唯有新造才使我们配得荣耀;新造洗清心灵,并且只有清心的人才能见神。新造使灵魂升华,就象鸟的翅膀带它升入高天一样。被恩典更新的灵魂,便配高升而进入天堂的荣耀。

第四,新造的卓越。
 
(1)高贵性。新造的谱系源于天堂;它是由神而生的。神不将别的任何人算作王室成员;新造使人心崇高;他渴望神的恩惠和垂爱,将这看得高于一顶冠冕。新造使人得高举而光荣;他胜过世上的王(诗篇89:27),与天使同等。

(2)永久性。新造是由神的道那不能朽坏的种子生的,永远不会灭亡;它与灵魂、天使和天堂一同永存。神在其上付上了重价,如果它灭亡,神就要损失祂所付出的一切代价。当亚哈随鲁拆毁希腊的所有殿堂时,他因亚底米庙的美丽构造而保存了它;新造之人是神的殿,被饰以诸般的恩典,不会遭受拆毁之苦。富人奔逃,国王的皇冠在尘土中翻滚,但新造之人要持续存活到永远(约翰一书2:27)。

第五,未曾重生之人的悲哀和惨痛;我可以这样说,这种人的死亡就象基督说犹大那样,「那人不生在世上倒好」(马可福音14:21)。不是新造之人,那就还不如作一只蟾蜍、一条蛇或任何其它的受造物;罪人必下入陀斐特(即地狱)(以赛亚书30:33)。受诅咒的卑鄙之人将没有什么 可以用来减轻他们的折磨——在他们所吸食的苦汁中不会有一滴蜜。在地狱里,没有怜悯之油可以丝毫减轻遭咒诅之人所受的磨难和折磨。
 
所以,你要脱离那天生的野橄榄树 (罗马书11:24);为成为新造的人而辛勤劳作,要不然你最终会侮骂自己。一个罪恶的人生会导致绝望的死亡。为要成为新造的人,我们该如何做呢?

要注重蒙恩之道: 传道是新造之人得以成形的种子,是使那死在罪中之人走出坟墓的号声。为成为新造的人而诚挚地祈求神: 「主啊,祢造了我一次,再造我一次吧;我该拿这颗旧心如何呢? 它玷污了凡它所接触的一切。」 要迫切地祈求神将以下的应许应验在你身上,「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」(以西结书36:26)。 要说,「主啊,我就象那枯干的骸骨,求祢将气息吹进它们吧 (以西结书37:10)。求祢以同样的方式来对我: 将恩典的超然生命气息吹进我里面。」

运用四:感恩
 
让新造之人站立在基利心山顶上,感谢和赞美神;将一切归给神丰富的爱;将冠冕戴在白白恩典的头顶上。神在你身上所赐的祝福远比将你立为国王或女王大;虽然你在地上的宝藏不如别人的,但你却比世上最大的君王更快乐;并且,我敢说,你不会愿意与他们交换身份。使徒们不常说及新造,但他们因它而感激赞美神,「愿颂赞归与神,祂曾照自己的大怜悯……重生了我们,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」(彼得前书1:3);「又感谢父,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」(歌罗西书1:12)。
 
新造是神拣选的标志,是得儿子名分的印证。这样的爱是多么的不同寻常啊。神在撇下世上的大部分人,让他们在他们的罪中沉沦和灭亡的同时,祂还乐意使一批人成为新造的人!所有受到神这样怜悯的人都应该以号筒高声颂扬神的恩典。

  

TOP

返回列表

站長推薦 關閉


第一课 圣灵是位格神

我们祈求这个系列能够深化神在很多人和教会中的生命。或许神的儿女今天其中一个最大的需要是,认识圣灵和明白祂的圣工。很多认识天父(约十四7)和主耶稣(约 .. ...


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