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查看:3740 | 回復:4 發帖

[恩赐文章] 灵恩运动简要历史

   第一波:「灵恩运动」开始于本世纪初的「五旬节运动」(Pentecostal Movement),他们强调《使徒行传》第二章所载圣灵在五旬节时的作为,乃是新约时代的特征;他们认为一个真实的信徒,也必须与当时的门徒有相同的表现。因此他们鼓励全体会众参与聚会的活动,一同祷告追求说方言、神医、赶鬼等神奇的表显。聚会时,有大声喧喊,举手祷告,以及各样情绪化的表现,甚至仆倒在地上、跳灵舞等等。

    「五旬节运动」肇端于美国肯萨斯州伯特利圣经学院(College of Bethel)的创始人巴罕(C.F. Parham),有一名女学生在主后一九○一年经其按手祷告后说方言。后该校一名单眼的黑人学生叫瑟木(W.J. Scymour),在一九○六年到洛杉矶的亚苏撒街(Azusa Street)租屋牧会,强调方言乃灵浸的明证,使五旬节运动正式在该地轰轰烈烈地展开,吸引全球传媒的关注,无数的传道人到那里参观学习,而把「五旬节运动」的信息带到全世界。

      「五旬节运动」极力攻击并破坏原来的教会,甚至规定凡加入「五旬节运动」的人,必须自动地、完全地与原先的教会断绝关系,他们说这是脱离「巴比伦」。「五旬节运动」存在于神召会、四方福音教会、联合五旬节教会等宗派内。

      第二波:发生在二十世纪中期,又称「灵恩运动」(Charismatic Movement)或「新五旬节运动」(Neo-Pentecostal Movement)。它基本上仍旧追求「圣灵的浸」和「说方言」,但在传福音的方法上更多注意圣经,以及确实的悔改和重生的经历。这运动把「圣灵的能力」介绍给基督教的主流宗派,并且在天主教中显出强劲的影响力。

      自从一九六○年加州凡奈斯圣马可圣公会的主任牧师本乃特(Dennis Bennett)经验了他所信仰的圣灵的浸与方言的恩赐,「五旬节主义」就漫过了宗派的界限,而传入了圣公会、美以美会、长老会、浸信会、以及信义会等各大宗派。

      第三波:到了八○年代,所谓的「第三波灵恩运动」(The Third Wave of The Holy Spirit)或「葡萄园运动」(Vineyard Movement)出现了。它基本上是由温约翰(John Wimber)在加州安那翰(Anaheim)带领的「基督徒葡萄园团契」发展出来的,光是在安那翰一地,在两、三年内,人数就由几百人增至五千人。这运动在外表的现象上与前两波是相同的。
    这个第三波兼容并蓄地把「灵恩运动」中各支派的特色都接收进来。他们吸取了赵镛基的「第四度空间」、英国「家庭教会」的样式...,又凝聚了别的支流中的「精萃」,连「弟兄运动」的「教会真理」也溶在其中。据称,全世界与第三波有关连的基督徒,目前已达数千万人以上。


台湾宣教中心 作者:陈元章牧师

三波灵恩运动的异同

第一波强调方言与一些特殊的经历,作为人得着圣灵的凭据;没有圣灵恩赐的表现,就是没有接受圣灵,也就还没有得到救恩。第二波对这一点作了修正,但仍然认为没有灵恩的表现,就是还没有受「圣灵的浸」,他们仍然强调方言的功用。第三波又多了一些修正,肯定了方言与救恩无关,信徒乃是马上成为「基督的身体」;但是第三波仍然是把「圣灵的恩赐」(包括方言),放在主导的地位;他们仍然不放弃「灵恩的表现乃神国的记号」这一个主张。
      从外面的表现看,第一波显得喧嚷吵闹;第二波就显得比较有点约束,也比较安静,看重敬拜神。到了第三波,又恢复了他们自己说是活泼热闹,实际上是比较有规律的喧吵。不管外面的表现怎样改变(或说进步),里面还是可以用「方言」把这三个波串连起来。说明白一点,不管是那一波,都是「圣灵的恩赐」在挂帅。

      尽管「第三波」不甘心与前两波认同。根据美国加州富勒神学院的教授彼得魏格纳(Peter Wagner,他是第三波运动的主要神学理论家)说,他们不是「灵恩派」,而只是向圣灵的工作敞开的人。但实际是换汤不换药,骨子里仍旧是一样的东西,只是在道理上略有差异而已。前两波鼓吹神医,第三波不用「神医」这个词,却用「权能布道」来代替。前两波看重「方言」的恩赐,第三波也没有轻看「方言」,还在方言以外,再加上「智识的言语」的恩赐。虽然他们在一些说法上不一样,但他们所标榜的都是一样,所追求的目的也是一样。若是把「圣灵的恩赐」挂帅这一点拿下来,「灵恩派」就不成其为「灵恩派」了。


灵恩运动追求『眼见』

在「灵恩运动」里的人,从第一波到第三波,在属灵的追求上都犯了同一的毛病,就是把追求的中心放在灵恩的表现,也就是追求「眼见」,而非追求「信心」。追求灵恩的人一开始就追求眼见,所以在他们手中所鼓动起来的运动也是追求眼见。但是主对多马说:「你因看见了我纔信;那没有看见就信的,有福了」(约二十29)。使徒保罗也说:「因我们行事为人,是凭着信心,不是凭着眼见」(林后五7)。只有在信心里摸着主的人,才是真正蒙福的人。追求灵恩的弟兄姊妹们虽然嘴里也谈信心,但是他们根本看不见信心的实际是甚么。

TOP

灵恩运动误将历史的榜样当作真理

没有一个「灵恩运动」不把追求神迹奇事作经历圣灵工作的记号,第三波也不例外。他们虽不说这些是接受圣灵的凭据,但却换了一个说法,说这是「权能布道」,把一般「灵恩运动」所标榜的「凭据」,改变成一个使教会增长或是复兴的唯一工作方法。因为是牵连到圣灵的工作,不管说是「凭据」也好,说是「权能布道」的方法也好,我们必须从圣经中找到根据来,若没有圣经的根据,说是「凭据」或「工作方法」,都不能僭夺「真理」的地位。
      从旧约时代到新约时代,神确实是行了许多神迹奇事。但是,神不一定在祂的工作中使用神迹奇事,所以神迹奇事只能说是神作工的方法之一,绝不可以说是「唯一」的方法。神使用神迹奇事作工,只能说是历史的榜样。既然是榜样,就不能把它看作真理来奉行。榜样可以作参考,但榜样不能当作标准,更不能当作真理或是命令。

      若是神迹奇事是神作工的真理,这样,神每一次作工都有神迹奇事的记录。但是我们在圣经中却没有看见这种光景。严格说来,神迹奇事是神在不得已的境况中才使用的。主行过许多神迹,但主并不以神迹为最重要,因为主知道神迹的功用并不如人的想象(约二23~25;六26),祂只用神迹来见证祂的所是,祂并不以神迹来显明工作的果效(参太十一20)。所以祂甚至宣告说:「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,除了先知乔纳的神迹以外,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」(太十二39)。

      使徒保罗也说:「犹太人是要神迹,希利尼人是求智慧。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耶稣」(林前一22~23)。「神迹」也好,「智慧」也好,这些只是工作方法,在属灵的争战上并不可靠,真正能显出大能的还是主的自己。灵恩派与非灵恩派的人都忘记了主的自己,都往主自己以外去求帮助,这一点才是今天教会见证衰微的症结。

灵恩运动误将恩赐当作恩典

「灵恩运动」总是把「圣灵的恩赐」看作是恩典,因而导至了追求灵恩而产生属灵的混乱与迷惑。简单的说,「恩典」是神普遍赐给信徒的,没有条件的限制,只要我们去要,就可以得到。「恩赐」是在事奉神的工作上,神把一样或多样的才干特别的赐给神特选的人,人不能去求取的,就是要去求取也不可能得到的。

      「灵恩运动」的特点就是追求恩赐,虽然「第三波」对这一点作了道理上非常微小的修改,事实上还是追求恩赐,以恩赐的显明来印证圣灵的工作。但是圣经从来就没有一个应许,是把「圣灵的恩赐」作为应许的。接受圣灵是恩典,但有了圣灵的人不一定就有圣灵的恩赐,甚至有了圣灵的恩赐,也不一定有他想要得着的那一种恩赐,因为一切的恩赐「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,随己意分给各人的」(林前十二11)。

      恩赐既然不是恩典,所以只能「羡慕」(林前十四1),却不能「追求」。而灵恩运动的人却说,神奇的恩赐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的。所以在灵恩运动中,「方言」是可以透过学习与操练得着的;第三波的「智识的言语」也是可以透过学习而得着的。

TOP

灵恩运动过度高举恩赐

属灵的恩赐是有价值的,对于圣徒的服事与教会的建造,是有其功用的(弗四11~15)。但是,过分的高举和强调恩赐,结果不但不能建造教会,反而破坏并削弱了基督的身体。其理由如下:
    (一)被撒但利用,制造许多假伪的属灵恩赐,在教会中混水摸鱼,使信徒得不着真实的造就。
    (二)哥林多的信徒「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」(林前一7),但是哥林多教会却满了难处,可见恩赐若不善用,仍不能使教会得到益处。
    (三)哥林多的信徒具有各样的恩赐,但使徒保罗却说他们是「属肉体,在基督里为婴孩的」(林前三1),可见恩赐并非信徒的首要追求目标。比恩赐更重要的,乃是生命的长进。
    (四)恩赐愈大,往往所带给教会的难处也愈大、愈多。教会的历史,证明了这一点。由于有恩赐的人误用、滥用恩赐,以致成了教会问题的根源。

灵恩运动偏重神奇的恩赐

圣灵在教会中所赐的恩赐,不只是行异能、说方言、医病、赶鬼的能力,并且包括了执事、教导、劝化、施舍、治理、怜悯人的恩赐(罗十二6~8),也包括了作使徒、先知、传福音的、牧师和教师的恩赐(弗四11)等。灵恩派的人特别注重那些在外面可以看得见的,叫人讶异的恩赐。当他们过度强调一、两种神奇的恩赐时,就不知不觉地轻看或忽略了其它教会正常生活所需要的属灵恩赐,以致不但失去平衡的发展,也因此出现畸形的现象。



台湾宣教中心 作者:陈元章牧师

TOP

Rosa姐谢谢提供
恩、要特别注意灵恩运动的几个偏向

TOP

返回列表

站長推薦 關閉


寻找我心所爱的【雅歌书】

我夜间躺卧在床上,寻找我心所爱的;我寻找他,却寻不见。


查看